萬惡田為首

摘自星球公民(科幻小說體論著)中集第二十 五章

(話說作者回到未來綠色世代,是時人類已憑藉順應自然之道得晉大同世界。作者並得當時高人面授思考方法, 怎樣利用其中之系統思維,模擬思維,機制推衍解讀出原來人類有史以來萬般邪惡苦難、戰爭、專權等皆非必然,皆由人類大規模清除野林開懇耕地所引發。)

作者:彭耀階   Pang, Yiu Kai    May, 2013.

 

兩年後,他們對於我所知的人類歷史,亦已認識得八八九九,於是展開新一個階段的研究,由單單史料收集整理進而為歷史各不同現象之間關係脈絡的探討,並且包括解釋模型的建立。首個議題為採獵社會轉型為農業社會所帶來各方各面的變化。其中一項巨大變化,各人皆認為有必要聚焦探討的,是戰爭!(1) 

「老彭,終於找到一樣你們世代比我們精彩的事物,就是你們的歷史。」(2)

 「我則寧可歷史像你們一般的平淡無奇,毫不刺激,沒有血腥,征服,屠殺,弱肉強食,汝虞我詐,極盡殘酷。」(3) 

「好極了,就讓我們一邊見證著平淡無奇,毫不刺激的現實成為歷史,一邊由你拿那極盡刺激,血腥,殘酷,充滿征服,屠殺,弱肉強食,汝虞我詐的歷史來娛樂我們好了。」(4) 

「兩年來多得你們指點,整全思考藝術增進了不少,現在可否再就此議題,指點一下怎樣借助這套方法論進行探討?(5) 

「以前未曾提過的工具就是[模擬思維 和系統思維],現在正要用上。」(6) 

「何謂模擬思維?(7) 

「就是憑著對所模擬事物相關機制的認識,在腦海中模擬各種事物在真實世界中按照機制進行的變化。」(8) 

「我世代人向來認為戰爭乃自遠古以來早已頻盈之事,只是二十世紀尤其劇烈而已。但我自小冷眼旁觀身旁的男性,好勇鬭狠的畢竟並不算多,大多數更之貪生怕死,害怕見血,只奇怪何以戰爭又會如此之多。觀乎我世代僅存的採獵部族,絕大多數不只熱愛和平,根本上內部的暴力亦絕無僅有。終於有兩位芬蘭人類學者法拉和蘇達保在2013年在(科學)期刊的研究報告內指出,戰爭在採獵社會之內並不多見,即使部族之間衝突頻生的亦如是。他們的研究方法是檢視暴力致死個案有多少百分比屬於死於戰爭,再對比古代採獵和早期農業社會,結果發現後者戰爭致死的百分比是比前者多出很多。換句話說:人類進人農業社會之後,戰爭才普遍起來。」(9)

 

「這個論說之成立,必須要有一個前設,就是採獵社會的兇殺仇殺並不多,否則的話並不能作出結論。因為有可能只是因為有異常多的仇殺兇殺,令到暴力致死的總數大幅擴大了,相比起來當中戰死人數所佔百分比便縮小了。」(10) 

說得對,多謝指點,照道理採獵社會內的暴力並不多。(11) 

「這一點稍後會再論及。你剛才提到的是科學方法,但對於社會科學議題,卻並不可以像物質科學般「一證定江山」,更進一步的搜證仍有必要。」(12)

 「若果退而求其次,上述研究足以讓一個推理論說(中集第24章,尤其是第8至9段)成立不?(13)

 「仍然太勉強,而且人類學者憑其他研究又可以提出相反論調。」(14) 

「可以怎樣辦?」(15) 

「其實可以建立起高可靠性的推理論說(中集第24章,尤其是第8至9段)。」(16) 

「請賜教。」(17) 

「從機制推衍出何以採獵社會絕少戰爭,並且能夠找出支持、兼容、或能夠掛得上鉤的其他少爭議論說。倘若此論說能夠加上上述研究證據,包括內部兇殺仇殺並不多,則更之可以成為一歸納科學(中集第24章,尤其是第8至9段)論說。」(18) 

「不是已經有人拿機制推衍方式結論採獵社會戰爭頻盈嗎?」(19) 

「先看看結論戰爭頻盈的機制推衍:最關鍵當然是自然人性。英雄主義,好勇鬥狠是男性的普遍共同性格,當部族之間發生水源或資源等衝突時,可以透過商議,亦可以透過武力解決,但基於剛才提到的男性普遍性格,於是很容易會訴諸戰爭手段解決。」(20) 

「這推衍也頗有說服力呢!」(21) 

「不過先前也提過,單有推衍機制的推理論說(中集第24章,尤其是第8至9段)是比較薄弱一點,因為很容易會漏掉重要的機制,推衍過程也脫不掉主觀因素的影響、左右。我們還得看看有沒有其他配合因素或現象、事實等,不過我們看到主流採獵部族都是母系社會,於是我們再作機制推衍,發現'女性並不英雄主義亦不好勇鬥狠,當兩個部族發生衝突時,他們的族長必定首先想到談判解決紛爭。」(22) 

「會不會母系社會內的女性也會變得英「雌」主義和好勇鬥狠?(23)

 

「原來法拉和蘇達堡的研究亦發現在這些地方由女性犯的暴力罪案只佔幾個百分點,其餘絕大部份都是由男性干犯。這個發現正好說明母系社會內的女性都是並不好勇鬥狠。假如真的有這麼多部落戰爭,除非是父權社會。我們也可以作出另一些機制推衍看看,指揮作戰的十之八九都是男性,這個將領擁有了武裝權力之後、即使他原本不是族長,但男性的自然權欲會驅使他拿下部族的支配權,令到部族即使原本是母系的,也會變成父系社會。」(24) 

「於是我們說這套機制推衍跟母系社會論說並不相容,頗有值得懷疑的地方。」(25) 

「還錯得到那裡去呢?(26) 

「機制推衍出錯,非常多錯在漏掉了重要機制。男性雖然多的是愛好勇鬥狠,不過更不要忽略,所有人都是避苦趨樂一族。當我們作更詳細的機制推演時,會發覺當英雄主義者好勇鬥狠者親身經歷到殺戮時,戰爭的浪漫情緒馬上消失,代之而起的只有瘋狂、痛苦、驚恐。初期替傷亡親朋復仇的心態仍然熾盛,可以推動戰爭的持續,但很快持久慘痛蓋過仇恨意識,避苦趨樂壓倒英雄、鬥狠、復仇,談判於是展開。」(27) 

「啊!對!避苦趨樂是所有人共通而且最根本的行為傾向,長久下去,這傾向必定蓋過所有其他考量。」(28) 

「況且,母系社會內的男性都較少好勇鬥狠,較少爭風吃醋,再加上掌權的是女性,遇上與其他部族發生衝突時自然傾向以談判解決。這個議論較易從檢討機制推衍中得到結論,否則的話,我們便要借助與其他相關論說、現象、觀察等是否掛得上鉤、是否兼容或呼應等來作取捨。」(29) 

「除了母系社會,還有沒有其他事物可作兼容、掛鉤或呼應等探討嗎?」(30) 

「有!就是你世代尚存的採獵部落。」(31) 

「啊!對!他們大多熱愛和平,少內部紛爭。之不過這樣,會不會是因為受到主流社會的影響才如此?(32) 

「哈哈!老彭,你這一問真叫我笑得腰都哈了。你們主流社會內的人都熱愛和平,與世無爭的嗎?」(33) 

「恐怕全球各地原住民與所謂現代人的接觸大多是惡夢一場。被大規模殺戮、清洗、驅趕.......(34) 

「就是了,他們並不可能借模倣你們而得到他們的小社會秩序,像送贈經濟,共享經濟,人人平等,無分彼此,由權力至食物分配……你們現代社會壓根兒未曾發展出過這樣的事物。」(35) 

「認為我世代採獵部落熱愛和平和認為他們充滿暴力的兩派人類學者都是旗鼓相當,只是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前的論者多認為他們充滿暴力,以後的論者多結論他們熱愛和平,相親相愛地過活,那我應該相信那一套? (36) 

「當有這種對立兩論說同時存在又旗鼓相當時,我們可以看那一套能夠跟其他已無甚爭議的論說掛鉤以作定奪。你世代採獵社會普遍行平等主義和共享經濟已無甚爭議,同時你可以想像這些部落 ,假如內裡真的充滿暴力、兇殺、仇殺,還怎可能奉行平等主義和共享經濟? (37)

 

「豈不是歷史只是一個墮落的過程?(38) 

「這跟轉型為農業社會和工業社會有莫大關係。轉型為工業社會糾正了部份農業社會的邪惡,不過又添加了另一些的。」(39) 

「奇怪!我世代的歷史家和思想家都歌頌農業和工業社會的發展是人類文明的偉大成就。」(40) 

「無知!」(41) 

「此話怎講?須知他們都是才高八斗、學富五車的人來呢!」(42) 

「議論文明,若不理會它們為人類、眾生和地球帶來了些什麼,帶走了些什麼,總之是物質、財富、知識、物質操控上的發展便給予嘉許,則這種博學亦無非鸚母學舌,其無知可能比文盲來得更加不堪。」(43) 

「採獵社會甚少戰爭這一論點達到了科學論說(中集第24章,尤其是第8至9段)的可靠水平沒有?(44) 

「若沒有芬蘭人類學者的研究,可以算作推理論說(中集第24章,尤其是第8至9段),現在加上了研究結果,並且可以跟其他相關論說掛鉤,機制推衍亦明顯比相反論說的推衍更具說服力,所以是個基礎堅實的科學論說。但這科學論說仍只屬初步成立,需要更多自不同層面進行的相關研究和探討。」(45) 

「何以農業社會又會一變而為戰爭頻盈? (46) 

「其中一個主要原因:農業經濟帶來了田地、樓房、金錢等物質,擁有這些物質,便可以透過交易來滿足人類的各種欲望。」(47) 

「何以農業經濟又會帶來金錢?不明白。」(48) 

「我們可以又應用一下模擬思維,就知道金錢乃在物物交易的過程之中自然產生。例如在物物交易的市集之內人人都非常喜愛換取某一種貝殼:寶貝,久而久之,人人都會拿各類物品換取寶貝,而且知道人人都肯拿東西交換他們手上的寶貝,於是有需要時又拿寶貝出來換取其他東西,貨幣於是形成。」(49) 

「這是個推理陳述(中集第24章,尤其是第8至9段),對不? (50) 

「正是。」(51) 

「採獵社會不是一樣道理嗎? (52) 

「採獵社會若不是部族分享物質,就是部族成員之間彼此送贈,物物交易也不普遍,所以不會有貨幣衍生出來。」(53) 

「明白。但我奇怪何以人只有在採獵社會才可以真正實現人人平等,從權力、等級,地位至食物分享皆然。農業和工業社會都做不到,甚至不曾想到,甚至想到也不認同? (54) 

「要明白這一點,必須要首先明白,社會、文明、環境等都是一個個的大小系統;要明瞭這些系統,就必須要動用系統思維;要了解系統內部怎樣運行,就必須要動用剛才已運用過的機制推衍方法。」(55) 

「都是整全思考方法的其中兩個環節? (56) 

「對!其餘包括邏輯集合、語理分析、科學方法、價值分析、感受、直觀、頓悟等九項。」(57) 

「可否先談談何謂系統? (58) 

「系統就是個其有內部構造或者稱作子系統及/或元素的任何事或物,而且一)其內的子系統或元素並非整個系統的微形複製,二)系統、子系統及元素都是處於互動變化之中,並沒有任一子系統或元素與整個系統及其內所有子系統及元素皆不具備或因或果的互動變化關係。三)整個系統並非其內子系統及元素的總和。」(59)

 

「系統思維呢? (60) 

「探討各樣事物,都要先了解清楚那些事物是否一個系統,並且了解它們從屬於些什麼系統,它們的系統結構、運轉機制,與及有什麼系統從屬於它們等等。」(61)

怎樣將系統觀套入採獵文明系統? (62) 

「可先看看其內有什麼交互影響的子系統。採獵部落孕育於大自然之內,自大自然之中取得各樣生存所需,其實乃大自然當中一個子系統,所以採獵文明乃附屬於地球生態系統之內,而任一採獵部落乃附屬於其所處的區域生態系統之中,後者也都附屬於地球生態系統之中。(63) 

採獵部落由個人、部落文化、人際關係文化、採獵文化、各種知識技術等構成一個系統。」(64) 

人乃一由生理構造、心理構造、思維行為習尚、思行為指引系統所構成的一個系統。人獸之別,在於其他動物行為都有一套本能,人則多了一層思維,與及一層思維和行為的文化層。最底層才有一部份生理和心理性的本能,例如食欲、色欲、愛欲等,兼且這些本能都不一定是一致的,可以正面反面同時存在。」(65) 

人可以說是生存於部落之內,但更加根本的其實是生存於當處的區域生態系統之中。部落內成員應該可以幾個人一起不依靠部落生存於四週曠野之中,他們之所以選擇成為部落一員,可以想像得到的計有大群人一起更加安全啦,群體協作分工採獵可以得到的人均糧食更多啦,多人多朋友及玩得更加開心啦!生病、懷孕及年老失去覓食能力時可以得到部落的照顧等等等等,令到人選擇部落群居而不選擇獨立營生。」(66) 

「很同意上面所提是採獵者群居的因由,但他們可以群居而各自各營生,即如我世代今日的村落,何以他們都採行均享經濟的模式? (67) 

「審視人的自然人性,當有博愛的一面,亦有自私的一面,視乎在自然和人文環境之內跟他人互動之下會激發起那一面,不受這互動作用影響的人也有,但只屬少數。而部落的好處也必須依仗人人獻出愛心才能實現,於是成功的部落都是人人無分彼此,這種人人無分彼此結果又會激發出人性積極博愛一面,成為達成無分彼此的動力之一,另一動力則來自工具性考量,人人知道必須要人人做到無分彼此,部落對成員的保障才可以實現。」(68) 

「那麼平等主義呢?在我世代幾乎整個非洲和南北美洲,隨掉西北太平洋岸之外,採獵部落盡都奉行平等主義,何以會這麼一致呢?(69) 

「絕非巧合,由來有自,動用系統觀便很易明瞭。剛才提過,成員並非必定要部落群居才能生存,只是部落更加能夠滿足他們的需要而已,這一點正好是採獵部落,尤其是非定居的,幾乎必定奉行平等主義的因由。當然,自然人性之中也有愛平等的一面,但愛爭、愛高人一等也存在於自然人性之中,所以單單自發人性一點並不足以解譯其全球幾乎一致性。」(70) 

「何解? (71) 

「原因就是,部落成員並不必要依存於部落的話,假如部落竟會發展出權力等級,差別待遇的時候,成員離開自找生活所要面對的艱難,跟留下來接受較差待遇的艱難,兩者的分別於是縮少了,終於令到成員決定離開部落,甚至可能整群人另起爐灶,留下權力主子在原來部落內作無兵司令。假如成員必須依存於部落,又或者覺得沒法脫離部落生存的話,便都只好乖乖接受現實,部落也就變成非平等主義。」(72) 

「你提醒了我,根據美國格雷的研究,他們甚至借助一套文化來確保平等主義不被蠶蝕。」(73) 

「知道那是怎樣一套文化來嗎? (74) 

「格雷認為有三方面;一是彈唱獵獲物。一般是由獵到獵物的人自己彈自己帶回來差勁的獵物,萬一這人不自彈所獵,其他人便會開腔嘲笑他獵回來之物。其二是集體遊戲,採獵部落人人愛玩集體遊戲,遊戲過程若有差別待遇就不會好玩,人就會退出不玩,所以集體遊戲的過程在不知不覺間培育起平等意識。其三是任自然地教育下一代,絕不強迫兒童做任何事情。格雷認為這樣會讓成員從小培養出重視個人自由的稟賦,不容易屈從於權力或待遇的差序格局之中。」(75) 

「非常之有道理。但老彭你必須注意。任自然的教育,若放到你那世代的非原始社會之中,是不會成功的。」(76) 

「何解? (77) 

「文化環境的問題。兒童和青少年所處身的並非發孕自大自然的單純文化環境,亦即不是處身於四週為大自然所環抱的部落文化環境,任自然的教育根本不可能存在,因為成長者四週充滿了各式各樣的文化事物,有商業文化,有市井文化,有朋輩文化,有娛樂媒體文化,…‥家庭及形式教育的一方若採行任自然、任成長者自由發展的方式,結果只是讓上述各形各式文化教育了他們,結果仍然不是任自然,更加遭糕的是,成長者不單學不會專重自己和他人的自由,更會成為一個不自覺的商業、市井、朋輩、娛樂等的囚徒。」(78) 

「該怎麼辦? (79) 

「並非三言兩語可以解答。必須要另覓時間另開議題。」(80) 

「明白。」(81) 

「若平等維持得住,博愛和自由便可得確保。」(82) 

「現在才終於開悟,直至我世代為止,不是農業社會,不是工業社會,而是採獵社會,老早已經達到人類文明的最高峰。原來因為只有採獵社會才可以充份實現自由、博愛和平等這三大社會價值。(83) 

怪不得老兄要責罵歌頌農業和工業文明的歷史家和思想家了。」(84) 

「採獵社會另外尚有一個工農業社會皆做不到的成就,就是對大自然的干擾微少,不會對地球生命系統構成大問題。」(85) 

「我明白採摘野果不用砍樹兼有利果樹繁殖,他們不建造樓房和大件家具,也就不用砍樹作材料,但他們獵取野獸,即等如我世代人所謂吃野味,吃野味不就是損害生態系統的事宜來嗎? (86) 

「某一生境內某一種動物的數量,跟人在該生境內獵取該種動物的數量並不是簡單和差關係,並不是那裡原有M隻動物,被人捕獵了N隻後,於是那裡還有M-N隻,不是這個數,而是如果N值夠小的話,那裡仍舊有M隻。不適,若果N值太大,亦即過度捕獵,則獵取了N隻後所剩餘的將會少於M-N隻。你們吃野味屬破壞環境,乃因為你們過度捕獵所做成。採獵社會也有過度捕獵的時候,不過他們的生存直接仰賴大自然的給養,他們都對大自然懷著敬畏之心,野生動物被他們捕獵至在區域生境內絕種的情況屬於少有。」(87) 

「採獵社會還有其他值得稱頌之處嗎? (88) 

沒有奴隸!(89) 

「何解? (90) 

「說穿了,奴隸就是戰爭的副產品。採獵社會戰爭少,奴隸也就少了。即便有,奴隸要逃脫並不難,逃到四週野外他便能夠生存。但最重要原因還是尊重平等博愛自由的文化令到他們不會畜奴。」(91) 

「豈不是說,農業文明帶來的不是進步,而是集體人格的大崩壞!」(92) 

「不單止此呢!還有環境。」(93) 

「不明白。耕田種地也破壞環境的嗎? (94) 

「當然啦!耕地是那來的?大自然不會自動長出肥沃耕地,那必然是來自清除自然林。多一片耕地,便少一片自然林,萬千野生生物便少了一片覓食棲息的場地。若耕種放牧大範圍地進行,區域氣候也會出現劣化。原來雨水降於樹林的話,平均八成會被蒸發回天上,但農田平均只有二成。可以想像,由海洋漂向內陸的潮濕氣流若沿途經過都是樹林,則可以漂到內陸較深入之處仍保持濕潤,可以降雨,因為沿途樹林都可以將八成降下來的雨水蒸發補充回天上。但若沿途所經都是農田或牧地,未到達內陸深處已經變成一股不能降雨的乾氣流,皆因沿途每次降雨都只有兩成水份可以蒸發回天上,沿途得到的水份補充少很多倍。廣大範圍的開耕結果就是海洋至大陸一段水循環的破壞。除此之外,農田地表比樹林轉化更多陽光成空氣中的熱能,都令到農田上空的氣溫比樹林的高,不利降雨。水循環破壞和地表氣溫較高二因素合起來造成沙漠化,最典型例子就是中東兩河流域新月形沃土,造就了人類最早的農業文明,但終於也逃不掉於兩千多年前變成沙漠的命運,亦即今日的伊拉克無土沙漠。歸結起來,農業社會的出現帶來了以下幾項環境問題:生境喪失,林木遞減,水循環破壞、沙漠擴張等。(95) 

當到全世界都轉為農業社會之後,更會帶來另一項潛伏性的、然而又具有非常嚴重威脅性的問題,就是農地比自然林地野地製造出多幾倍的甲烷氣。雖然空氣內有氫氧基,可以將空氣中的甲烷分解,但當空氣中的甲烷太多的時候,就分解不了那麼多,這些甲烷會跟空氣中的水份子黏合(不是化合)成水合甲烷,掉落海洋上,降沉於海底,形成水合甲烷湖。當人類一方面清除自然林,減少地球回收大氣層中的二氧化碳,另方面又大量燃燒化石燒料,增加二氧化碳排放引致大氣層的平均氣溫上升,至某一程度時,暖化了的海洋會令到這些海底水合甲烷湖內的甲烷快速釋放回大氣層。由於甲烷的吸熱能力比二氧化碳利害二十多倍,結果會更大幅度地推高大氣層的平均氣溫,令到全球暖化進入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96) 

「聽來採獵社會簡直就是烏托邦。不過,採獵部落拿人去祭神又如何? (97) 

「拿人去生祭在採獵社會根本上非常少有,他們基本上宗教意識不算強烈,並無有組織宗教和專職教士。他們相信萬物有靈、自然神、靈媒、法術。現在所知除土耳其地方之外,宗教聖所都是進 入農業社會後才告出現。」(98) 

「何以他們的宗教意識比農業社會的更為淡薄? (99) 

「你世代美國的賴灶巴巴認為是採獵社會中人比農業社會的活得更加快樂,生活更加安穩所致。進入農業社會之後這兩者都差了,有組織宗教於是大行其道。」(100) 

「這個算是科學陳述(中集第24章,尤其是第8至9段)? (101) 

「他沒有採用嚴格的科學方法,所以只能算作推理陳述(中集第24章,尤其是第8至9段)。」(102) 

「你們不是說過推理陳述不可以拿來作立論的最終依據(中集第24章)? (103) 

「這論點其實是訴諸公有經驗陳述(中集第24章,尤其是第8至9段),而並不是你剛才所說推理陳述:當你無憂無慮快快樂樂過活的時候,你不大會想到要求神問卜,否則的話,便會無時無刻不寄望有什麼超自然力量可以幫你一把。這是幾乎人人都必有的經驗,所以可以拿來作依據。之所以提到賴灶巴巴,只因為他已經將此依據引用至解釋何以踏入農業社會之後宗教才大行其道。」(104) 

「回到剛才的戰爭問題,還有什麼其他因素今到農業社會戰爭不斷的嗎? 這些農業社會原初大都是母系採獵社會,即使後來轉型成農業社會時如你所說一樣,部落會任由他們組織軍隊四出侵略嗎? (105) 

「剛才只是解釋農業令人掌握得到操控他人的能力,而這能力則令到他們可以組織軍隊。現在又要談到另一關鍵之處,那就是社會體制的轉變。從事農耕取得大成果的人,有時會不甘於與部落共享,往往會脫離部落定居下來,再反過來雇用部落內的人來替他耕田,於是部落共享經濟遭瓦解,代之而為個體經濟。可以想見,這些農業成功人士的生存滿足來源乃大異於部落內的其他人,其他人愛優遊自在的活著,有充裕時間享受興趣、遊戲、友愛,親情、互相扶持……,而這些成功人士則寧可放棄這一切,壓榨自己日以繼夜工作、絞腦汁去獲取、擁有財富、物質、田地,他們的成功自然會進一步 膨脹自己的擁有欲,企望他自己有限的生命能夠無限延續,無限地擁有愈來愈多的物質財富。於是他想到自己的下一代,雖然並非真正的生命延續,但想到由自己的血脈延續他的生命,也可以自想像之中得到近似長生不老的滿足。有些人則更加要得到自我 膨脹的延伸,企望他的子孫繁衍能夠佈滿大地。(106) 

問題來了,母系社會通常對誰是親父並不太確定,於是這些成功者想出以女性貞操來確保他的妻妾所生的確是他的血脈,婚姻也就是婦女成為附屬於男性的過程。這種安排一經大地主實行,其下的農民工自必然上行下效,於是農業父系社會誕生,百子千孫成為其中一項主要價值。」(107) 

「不過這個百子千孫價值觀終於帶來了今日人口爆炸危機。另外,何以先前提到那避苦趨樂的最根本人性在農業社會又不會令人在戰爭打起之後很快便厭戰?」(108)

乃因為號令戰爭的人並非沙場上作戰的軍人。前線死傷枕藉,決策者在大後方仍舊可以歌舞昇平,以戰報佐宴,戰爭再漫長也不會厭。採獵社會則前方的戰士同時為後方的決策者,完全不同。(109) 

明白。會不會還有其他因素令他們走向農耕?例如氣候出現劇變,令他們採獵不到足夠食物。(110)

不會。營養不良和疾病都可以從先民的骨骼遺骸之內鑑別得到。根據高漢和阿嗎理高斯二位體質人類學家的研究,眾多例子都反映出最後期採獵者都是營養良好又没有疾病,反而早期農耕者都被驗出營養不足和有疾病。由此可知他們:一並不是因為食物不足,二不是因為農耕帶來更美好生活,令他們轉投農耕。這種體質人類學研究技術至你世代二十一世紀已經很通行,他們二人的立論可說是個成熟的科學論說。我們只好另尋原委,透過機制推衍,從人的思/行為導引系統著手,終於看到某一小部份人的物質擁有欲特別熾盛,若果踫巧他們忍受勞苦和不快樂的能力也特別高,於是田地和樓房就足以令到他們放棄原本消遙自在的生活而轉投農耕。(111)

奇怪,為什麽你老兄好像可以翻查我世代圖書館一般清楚?(112)

哈哈!老彭你忘記了,我們這團人當中有兩位催眠師,曾經多次將你催眠。在催眠狀態下,你以前看過學過聽過什麼東西,都可以原原本本一字不漏的說出來。(113)

我老早經已忘記了,甚至只是漫不經意地看過聽過,没有在意地記憶過的也可以?(114)

可以!其實人的腦子有點像防盗閉路電視,任何監視範圍的視像都自動長久記錄下來。我們以為自己没有記錄,已經忘記了的東西,只不過是没有法子翻查得到而已。(115)

此外,農田必定要依靠清除自然林取得,清了林,野獸自必然大幅減少,當農田越開越多,採獵部落的生計會更吃緊,只好遷移至偏遠地區,或是改為農耕,一如一次世界大戰後坦桑尼阿的客沙部落。(116) 

個體經濟成為農業社會的主導模式,結果人的差異令到每一生產個體呈現極大的落差,傾力拚搏,鑽營有術的成為大地主,雇請大批農民工,租出大量田地給佃農,不夠勤勞拼搏,生活依舊近似採獵生活的維持著做自耕農,不幸、不慎生病或欠債的更要賣身給人為奴為婢,等級社會於然出現。(117)

 

當然。農業社會不光有務農的人,貨幣的出現今到很多人可以利用各種工藝賺取貨幣,宗教組織則帶來祭司階層的興起,不過社會上最說了算的還是大地主,他們主導了社會的發展方向。進入農業社會其中一個最尤關重要的轉變,就是社會的話語權由崇尚平等博愛自由的全民轉而為崇尚勤奮拼搏傾盡一切去追求財富地位的一小撮人手裡。(118) 

歸結起來,共有三大因素今到人類進入農業社會後普遍會組織軍隊向外侵略。一是田地樓房貨幣等財富的出現。二是支配其他人去從事某些指定活動的能力。三是社會話語權由崇尚平等博愛自由的全民轉而為崇尚勤奮拼搏傾盡一切去追求財富地位兼 膨脹自我的一小撮人手裡。」(119) 

「這個結論應該歸類為那種論說? (120) 

「推理論說(中集第24章,尤其是第8至9段)。」(121) 

「不可以進一步提升為歸納科學論說嗎?我們已有兩個前提性的科學論說:一是採獵社會戰爭稀少,二是有田地樓房貨幣的社會戰爭頻盈,於是可以建立起第一項成因的科學論說。方法論是穆勒的因果分析:A不出現,B不出現,A出現,B必出現,這不是個有效歸納科學的建立條件嗎? (122) 

「你漏掉了這個穆勒因果分析方法論最重要一個環節:A的出現或消失是隨機而且次數愈多愈好,光有兩次絕對建立不起結論,連推理論說也不可以。第一項的成立只是從模擬思維著手找出這是唯一可以理解到的發起戰爭侵略他處的動機。社會性議題很難借此因果分析方法達到可靠結論,皆因你很難令到A隨機出現或消失;物質科學的研究才可以。(123) 

第二和第三項成因也都是動用模擬思維達成。你可以模擬採獵社會的生活,當中並沒有相類似支配他人的活動,而農業社會則有,有權勢者於是可以將之借用至組織和控制軍隊上。第三項在於原來採獵社會的決策方式不會達成侵略他方以攫取田地財富和奴隸,但你可以借模擬思維推論出大地主在農業社會的出現並佐以歷史上自由買賣農業社會皆如此的歷史證據以達成結論。(124) 

總之,人類自採獵進入農業文明是惡夢一場。平等、博愛、自由、無分彼此的社會消失了,代之而興的是專制、等級而又互不支緩的社會。人們企盼天天辛勞可以換取物質財富,可以增添他們的福樂,結果物質財富都只會落到一小撮人的手裡。消遙自在、沒有勞役的生活消失了,代之而興的是拼手抵足的勞役。安穩的生計消失了,代之而興的是毫無保障的收成。快樂自由的成長教育消失了,代之而興的是天天體罰,迫 令背誦。無爭無奪的日子消失了,代之而興的是征戰連連,戰敗則淪為奴隸。」(125)

 

「我們可以從這個歷史「退」程得到什麼教訓嗎? (126) 

「看來最初放棄採獵轉投農耕的人是受到田地樓房的吸引,但他們同時也知道要付出天天拼手抵足的辛勞代價,不可以再優哉遊哉的過日子,他們的決擇屬於以增加每天的痛苦來換取他們覺得高價值的事物。這個正好就是整個農工業文明的價值基礎,後來的人更之因為人人都要忍受勞役而出現內心鬥爭,必須要想方設法克服這難題,於是以歌頌勤勞、奮鬥、上進心等企圖克服人不想受勞役苦的心理障礙。但人並非厭棄勞動,勞動其實也是人的稟性,不愛的只是天天由早至晚不停的勞動而已。大自然之讓人有這個性子自有其原因,天天不停由早至晚勞動會感到痛苦,是心理反應居多,似乎也是大自然的安排,所以,想方設法迫令自己接受天天由早至晚的勞動,可說是拂逆自然的行為。(127) 

當時應該多數人都不願意作出這種出賣,只是少數有強烈物欲和連自己的生命質素也不愛惜的人才覺得這種出賣化算得來。但當周遭都有這類型人跳了出來轉投農業,就像先前所提到坦桑尼亞客沙部落一樣,當地的採獵部落就會因為獵物不足而被迫離開或轉投農耕。(128) 

這段歷史的第一個教訓就是切勿牴觸了生命的最首要價值:「減少眾生苦」。以加添自己或他人的苦來換取自己或他人的某些福樂是化算不來的事情。所以我們生命的第二最高價值不光是加添眾生樂,而是「在不牴觸減少眾生苦條件下的加添眾生樂。」你可以求取任何令你覺得快樂的事物,條件是沒有眾生,包括你自己,會因此而增加了痛苦便成。(129)

「減少眾生苦」和「在不牴觸減少眾生苦條件下的加添眾生樂。」二者合起來其實就即是 「廣義的博愛」或「泛愛眾生」。這套定義的好處是更加清楚、具體和可操作,由你世代一位科普作家李偉才以「人學三法則」名稱首先提出。(130)

第二個歷史教訓就是萬事萬物環環相扣,牽一髮而動全身。可能只是非常小數人憧憬著擁有田地樓房的美好生活,並願意為之付出天天拼手抵足的辛勞代價,誰又會料到這樣便帶來翻天覆地的巨變,而且是由生活質素、社會公義至地球環境的大崩壞。(131) 

第三個歷史教訓就是不可以拂逆大自然,否則後患無窮。我們自己內心和外面世界皆不可以。甚至採獵部落的文化也由於部落乃當地區域生態系統的延伸部份,並與該生態系統的交互作用之下形成。開僻耕地從事農作就是要長年天天從早至晚辛勤苦幹,必然要長期涯受勞役之苦,亦即拂逆著內心的意欲而行。開僻耕地必然要清除樹林,所有成熟的採獵人都必然知道那是消滅萬千野生生物家園的行為,亦即拂逆大自然的所為。(132) 

第四個歷史教訓就是人人平等是一個最關鍵的社會價值,自權力至地位等級和基本衣食住行分配。平等一旦失去,其他正面社會價值都會不保,各種邪惡便大行其道。(133)

農業社會真的一無是處?(134)

對比於採獵社會,農業社會在知識、思想、技能、工藝、藝術、科技等發展上具有系統性的優勢,但從價值理念觀之,這諸般事物多只有工具意義,當中只有對內外世界的知識,思想等才具有終極意義,可惜農業社會所發展出來的思想和對內外世界的認識 ,礙於帝國之內必然盛行的威權意識,卻又令農業社會中人遠遠不足以反省得到他們所面對諸般苦難的本質和成因所在。(135)

「那麼,你們的世代,可否說經已開創了一個與宇宙大自然齊一的文明?(136)

「正是!」(137)

   上頁    LAST PAGE